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企業新聞
 

全國人大代表朱文臣:用互聯網思維 建醫藥創制平臺

發布時間: 2014-3-10 10:37:30 閱讀: 1399 次 【字體:

     技術變革是推動社會變革的主導力量,資訊技術時代使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了深刻轉變,絕大多數人只是被動地接受改變,但懂得因勢而變的全國人大代表、輔仁藥業董事長朱文臣已經開始思索如何利用資訊技術革命來改變未來。朱文臣斷言:“微軟是PC時代的王者,但在移動互聯網大潮中已經被包括蘋果在內的互聯網平臺拍到了‘沙灘上’,未來的王者則將誕生于生命科學領域。”

    朱文臣已經開始行動,他正在利用互聯網的“平臺經濟”模式改變醫藥創制的未來。

    去年一年,有兩個世界五百強藥企與輔仁簽約。一個是亞洲最大的抗腫瘤和抗愛滋病藥品大型跨國制藥企業——印度熙德隆制藥公司,雙方將合資成立“輔仁藥業集團熙德隆腫瘤藥品有限公司”,并進一步引進、建設生物制藥基地,計劃總投資3億美元,在鄭州建立亞洲最大的抗腫瘤和抗愛滋病藥品及生物藥品研發、生產基地;一個是全球排名前20的制藥公司——德國勃林格殷格翰,該公司將成為輔仁旗下藥品的銷售商。

    兩個世界五百強企業在一年之內與一家中國藥企合作,這在醫藥領域并不多見。這些“大腕”看重的正是朱文臣“用互聯網思維建醫藥創制平臺”的創新理念。

    平臺=開放+共用+自主的生態產業系統

    每個人都在談論電子商務,討論平臺建設,但“到底什么是平臺”這個問題恐怕沒有多少人能夠精淮回答。

    朱文臣用了一個很形象的比喻:城市就是一個平臺,各種資源要素和人才在這里集聚,所有人都能在此分享各種資源。

    “平臺必須是開放的、共用的、自主的生態系統。”朱文臣的解釋言簡意賅,“它調用的是全世界的資源。”

    而在互聯網平臺概念中,美國有蘋果、谷歌、亞馬遜等;中國有騰訊、阿里、百度等。

    “以美國蘋果為例,軟件發展商、軟件開發商、廣告商、經銷商、生產商、消費者等是一個互聯的體系,成千上萬的企業自發地匯集到蘋果價值鏈生態系統中,各自開展商業行為,相對獨立,又互相依存。如軟件發展商把開發的軟件投放蘋果APP商店中,軟件銷售所得,蘋果公司與軟件發展商采取三七分成。而免費的軟件則引入廣告商,其中所得依然與蘋果公司按比率分成。在蘋果價值鏈生態系統中還包括富士康這樣的軟件制造商,雖然軟件是平臺生存基礎,而且蘋果手機價值不菲,全球平均售價在600美金以上,但是代工企業的利潤分成卻只占到不足2%,由此可見,傳統制造業與創新型公司利潤分配比例的差距。但不管這些賴以蘋果價值鏈生態系統的企業之間利潤如何分配,均要依靠蘋果公司所造就的這樣一個平臺而生存。”

    朱文臣對世界各大平臺的情況了若指掌。他說,“誰擁有了平臺,誰就擁有了世界。”

    打造醫藥領域的“阿里巴巴”

    好的平臺必須是共贏的。

    “偉大的企業總是可以在某些方面賠錢,但又總能在另外一個方面賺到錢。而這些偉大的企業之間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是在建造一個多元化的平臺,打造一個閉環的價值鏈,進入這一平臺的企業,無論如何折騰,始終逃不脫其所在平臺的生態系統。”

    朱文臣正在積極建立這樣的一個醫藥研發與成果轉化平臺。這一平臺顛覆了傳統的“研究院模式”,他提供設備、實驗室以及成果轉化的所有必備條件,“你只需要帶著你的腦子過來就可以了。”

    這樣一個醫藥研發領域的“阿里巴巴”,對創意團隊、個體的科研人員都極富誘惑力。“因為這個平臺創造了一個很好的創業環境,在這個平臺中,可以使創新成果和創意輕易的轉化成市場效益。產品開發者可以經營開發成果,同樣也可以把自己的開發成果賣出很高的價值。”

    朱文臣要以此突破醫藥創新的瓶頸,改變傳統市場的利潤分配機制,“這是一個沒有圍墻的研究院,你只要有好的項目、好的想法都可以到我這里來”。

    輔仁的研發平臺建設

    目前,輔仁在鄭州、北京、上海以及美國均建立了研發機構,從而構成了輔仁的研發平臺。

    輔仁目前在鄭州白沙建設的科技園就是采取這種平臺化的發展模式,“不少海歸、富有經驗的科研人員已經加入到這個平臺上來。”朱文臣介紹道。

    這將成為一個醫藥研發創新孵化平臺,以靈活創新的引入機制與分配機制,使更多的科研機構進駐這一平臺,并利用輔仁的資源優勢,形成一條系統的以新藥開發、小試、中試、生產以及行政審批、銷售的產業價值鏈,輔仁將與這一平臺中的各個組織共用其市場價值。“很多時候中國的醫藥研發受資金、體制以及傳統思維的限制。但這個平臺是開放的,只需要你的頭腦,不需要你的錢。”朱文臣一直強調平臺的開放性。

    輔仁研發平臺的磁場效應

    眾所周知,藥物研發投入高、周期長、風險高,其難度越來越大。近年來,國內新藥開發成功率呈現出明顯下降的趨勢,許多藥企對研發越來越謹慎,在研發投入上有所縮減,而在仿制藥領域卻不斷發力。另外由于專業技術人才和科研配套條件缺乏,產學研有機結合不夠。目前,中國醫藥研發的主體仍是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大中型企業內部設置科研機構的比重僅為50%。由于缺乏專業技術人才和科研配套條件,缺乏有效的研發平臺,大部分企業無法成為醫藥研發的主體,產學研有機結合不夠。

    面對這樣的發展瓶頸,朱文臣很是憂心:“不借用平臺,醫藥的創新發展便無從談起。”

    所幸,越來越多的精英意識到這一平臺的價值,并加入進來。

    據記者了解,輔仁藥業集團現擁有一支由600多人組成的“以專家、教授和博士為學術帶頭人,多學科、專兼職相結合”的研發團隊,其中國家和省級高級專家68人,博士53人,國家和省藥品評審專家16人。近年來,集團開展各類研究課題近300項,其中國家重大新藥創制科技重大專項、國家高技術產業化項目、河南省重大科技專項等重大項目16項,國家化學三類以上新藥項目56項,取得國家新藥證書、藥品生產注冊批件、化學三類新藥臨床批件等共計160余項,申請國際、國家發明專利51件,獲國際授權發明專利2件、國內授權發明專利33件。輔仁藥業集團在新產品、新技術研究開發方面的突出成績得到政府部門及業界的廣泛關注和認可,2010年、2011年均被中國醫藥工業資訊中心評為“國內最佳研發產品線十佳企業”,其中,2010年名列第三名。

    2012年起,輔仁藥業集團就與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中國藥科大學、北京中醫藥大學、沈陽藥科大學、鄭州大學、河南大學、河南中醫學院等20余所高校和研究機構建立了“資源分享、人才互動、合作共贏”的緊密合作關系,并聘請100多位教授、研究員及博士作為專兼職科研人員,合作研究項目達50多個,為輔仁藥業集團建立一個行業內頂級的研發平臺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鄭州不缺商業樓 缺的是創意的入駐”

    理想狀態下,朱文臣所打造的這樣一個沒有圍墻的醫藥研制平臺若能一一付諸實踐,那么便能調動全世界的創意資源加入到這一平臺上來,“這里沒有體制的限制、沒有職稱的考評、沒有門第的歧視,只要你有能力、有想法、有創意便可以在這里付諸行動”。這樣的研制能力將不可估量。

    然而,在現實中朱文臣并不被理解。一些地方政府官員甚至都沒有搞明白朱文臣口中的“研制平臺”到底是什么。“你不就是蓋個大樓,搞個研究所嘛!”于是便在土地使用方面對其加以限制。
“我們的城市不缺乏商業大樓,缺乏的是有創意的機制與人才的入駐。”朱文臣感慨道。據記者了解,早在2012年底鄭州市商業地產庫存量便達到410.24萬平方米,達到歷史最高點,并首次超過商品住宅。

    但朱文臣卻義無反顧,“鋪攤子攤大餅式的發展,看著賺錢,其實沒有太大意義。”(文匯報)

 
 

 

編輯:kaifengzhiyao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網站首頁 | 企業文化 | 客戶反饋 | 招聘鏈接 | 聯系我們
公司地址: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花園路25號輔仁大廈 
生產基地:河南省開封市禹王臺區禹南街1號 電話:0371-22677256 郵編:475003
招商電話 : 0371-60110193 原料電話:0371-22738388
郵編:450008
 
 
经典老虎机街机
时时彩6码5期倍投表 天天乐棋牌 体彩电子投注单有中大奖的吗 内蒙古时时玩法介绍图 时时彩玩法 大乐透网上不能买了 重庆吋时彩五星个位走势图 九州城娱乐十年信誉 球探网足球比分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 重庆肘时彩官网 山东时时11选5走势 三分时时彩在线计划网 pk10赛车冷热号码怎么找 稳赚家园多少钱 二八杠棋牌娱乐